移动版

主页 > 国内资讯 >

居委会被要求开奇葩证明 民政部研究社区减负增效问题

  央广网北京6月18日消息(记者车丽 安徽台记者张建亚 河南台记者吴波)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到居委会开个证明、盖个章!”这句话相信很多居民都不陌生,但凡遇到点事,需要出具“证明”材料,社区居委会一般都“被提名”。电动车上牌要证明、钱币被老鼠咬了要证明、无房无业要证明、“我就是我”也要证明,各类奇葩证明都找居委会盖章。当居委会遭遇“社区万能章”的尴尬,如何减负增效,有效打通联系服务居民群众的“最后一公里”?

  孔璐是安徽合肥包河区沁心湖社区的工作人员,最近她被辖区内一位居民要求的证明给难住了。辖区居民李先生的电动车需要上牌照,但电动车的发票已经丢失,李先生被告知要去社区开个证明,证明自己的电动车不是偷的,是买的,才可以上牌。

  得不到居委会的证明,李先生的车无法上牌,为此李先生一而再再而三的往社区跑,甚至找一些“证人”,用工作担保等各种办法,希望能让社区通融一下,行个方便。李先生说,虽然自己也知道这个“证明”很奇葩,但是他也很无奈。“交警队说没发票就要去社区开证明,我也说社区不一定给开,但是他们说没证明就没法上牌,我只能去反反复复的找社区。除此以外,没有别的办法,他们只认这个证明。”

  而700公里外的河南洛阳市民陈女士也为一纸证明烦恼,她需要让居委会证明,自己的百元大钞的确是被老鼠咬坏的,“我这前两天吧,有两百块钱在家里我妈把它放在纸箱里,被老鼠咬了,到工商银行去换残币,也没说不给换也没说换,让我去居委会开证明,到居委会说,他们没有看到老鼠,不能证明钱币是被老鼠咬的。”

  自从一些社会职能下放到社区后,社区居委会的公章突然变成了“万能”,有居民叫上房东一起,要求开贫困证明;甚至一到寒暑假,拿着白纸要求社区开志愿服务证明的家长也比比皆是。甚至还要证明“自己是自己”、证明“父子关系”等等。

  社区遭遇的“证明难题”,实质上反映的是一些职能部门相互推诿、不作为,也反映了部门间信息联通存在“壁垒”。河南洛阳市西工区芳林北路社区主任陈若曼说,为群众开具证明是她的本职工作,但面对奇葩证明实在不知如何是好,“现在最常办的,房管局的经济适用房、廉租房他有一个证明上,要求家属院的居民没有正式工作的人,一个住房情况一个收入情况要社区出证明。你看你本身是房管局,他有房没房,住房委员会应该是最清楚的,身份证一输就知道他名下有没有房源,但是他要社区给出证明,这个咋出啊,社区能掌握他名下有房子没有?这都是很普遍的。”

  屡屡遭遇的“证明难题”也成为居民和不少社区居委会的“头疼事”。不少社区工作人员表示,居委会“责任无限大,权力无限小”。合肥包河区分路口社区党委委员王庆安分管社区办公室的工作多年,说起各种“奇葩证明”,王庆安说,她保管的公章在高峰期,一天盖过20多个证明,“办事情也要有章有法,也要提供相关材料,我们作为社区的工作人员,都服务在最基层,谁都想把老百姓的事情办好,但是有一些证明,我们社区真的开不了,我们也是绞尽脑汁,也受了不少怨气。”

  长期以来,社区组织行政负担过重,“万能居委会”“社区万能章”的问题凸显。民政部基层政权和社区建设司司长陈越良表示,《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和完善城乡社区治理的意见》明确社区减负增效工作的原则,“应当由基层政府履行的法定职责,不得要求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承担”。“社区减负增效”被列为亟待补齐的城乡社区治理短板。依据社区工作事项清单建立社区工作事项准入制度,哪些事项是可以到社区;全面清理基层政府各职能部门要求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出具的各类证明;哪一些需要开证明,能够通过信息化共享,内部可以实现信息共享的,就不再开具证明,市场也应该转变这种观念。

  陈越良表示,下一步,民政部将与中央和国家机关各有关部门共同研究社区减负增效工作中的“梗阻”问题,集中力量,逐个突破,打一场“万能居委会”“社区万能章”问题的“歼灭战”,有效打通联系服务居民群众的“最后一公里”。

http://www.china100.com.cn/ZuMtu/